疫情中的上海“韩国街”
来源:疫情中的上海“韩国街”发稿时间:2020-03-29 12:43:44


在这个时候,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后期也应成为“博弈者”,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而不是任由酒店“狮子大开口”。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毕竟,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

截至3月26日0点,韩国累计确诊9241例,确诊病例数在全球排第10。

1月16日,日本宣布确诊该国首例感染病例;1月19日,韩国宣布确诊该国首例感染病例。

然而,意大利的疫情发展却未因政府的一系列措施而得到缓解。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

除去出台“封城”等限制措施,美国政府也已着力应对疫情可能带来的经济衰退。25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投票通过了2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止美国经济陷入严重衰退。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

无论如何,曝光就是线索,涉及哪个城市、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自费隔离政策”虽然无可厚非,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

除此之外,自伊朗疫情暴发之初,就有多名政府官员、高级军官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而在与日本隔海相望的韩国则在2月19日出现了一起“超级传播事件”,新天地教会大邱分会一信徒在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仍然多次溜出医院参加千人出席的礼拜活动,使得韩国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数一路飙升,韩国疫情急转直下。短短两周内,韩国一度成为中国之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仅仅2天时间,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就增长了10万例。